晚来天欲雪

丧20

巨型猫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似乎是等着主人的爱抚。若不是它的体型过于庞大,倒还真有几分可爱。
周泽楷试探性地摸了一下赤色大猫的毛,触感确实和自己养过的猫有些相似。猫也很满意周泽楷的“服务”,喉咙里都是舒服的“咕噜咕噜”声。
摸了还没几下,这只猫就像感知到什么似的,痛苦异常。它发出凄厉的叫声远比平常的猫的要渗人。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令人反胃的气息。
猫的爪子在地上摩擦,把爪子磨的更加锋利,背也弓了起来,全身毛直竖,俨然一副进攻的样子。
这猫很不对劲。明眼人都看得出,前一秒还在地上打滚撒娇,下一秒就翻身不认人?变脸都没这么快!众人又刚从生死线边回来,疲惫的很就得和这种级别的怪物一战,对他们非常的不利。精力充沛时鹿死谁手难说,但是现在绝对只能做它的爪下亡魂。
巨猫准备完毕腾空而起,威风凛凛的样子丝毫不差猛虎下山!看来这次必死无疑了。
只在一瞬间,这“猛虎”便和漏气了一般,成了一只“病猫”。一只巨猫竟在分毫之间变成了一只小猫?!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猫的躯体浸没在冰凉的月光下,它的身上遍布弹丸孔,早已一命呜呼了。周泽楷将它放到自己的手上准备安葬——它确实是他曾经养过的那只,他的宠物更是他的挚友。
孙翔和黄少天看着这触目惊心的弹孔,不禁打了个寒战。这个精准度得是多少年修炼出来的呢?若是成了对手…恐怕他们二打一都够呛。
喻文州对于死亡没什么想法,毕竟在他的梦中每天都有无数人死去,死,只是自然的交替而已(虽然他不觉得丧尸化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但他还是会害怕,他怕失去他们俩,尤其是黄少天。这种感情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
“咳咳,对于今天所发生的事,少天你有什么看法?”喻文州柔声问道。
“诡异,非常诡异。先是周泽楷突然想加入我们,再是莫名其妙地丧尸围家,然后又是一只不符合常理的巨猫,还有那藏在暗处的枪手…一切的一切都凑巧的过分。就连整人节目都不敢这么玩!如果不是我水逆,那我们绝对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之中……”黄少天滔滔不绝地分析着,听起来很有道理,“话说,不是说叫我全名的吗?”
这话题跳跃度也太大了,还有不就是差了一个字吗,至于这么纠正吗。喻文州有些无奈,又为黄少天最近几天的进步由衷的高兴。
孙翔看到黄少天便秘一样的脸色,连珠炮似的发言,深知他肯定得语不“烦”人死不休了。他摆了摆手,识趣地走开了。转念一想,这周泽楷埋猫也太久了吧,就算是和猫道别也没那么多话好讲吧,他还是个“哑巴”!这勾起了孙翔的好奇心,走到周泽楷旁边发现他竟拿着这只猫“把玩”?!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