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

丧1-5


                  丧1
   丧尸围城的那一天,孙翔正打着哈欠走在路上。明天便是摸底测验他倒是一点急的心思也没有。
十分平常的一天,如果忽略掉外面此起彼伏的警笛声的话。
孙翔百无聊赖的翻出手机,偷偷的在抽屉中刷微博。此时的微博已经被一条微博给占领:X城爆发丧尸,请迅速撤离!还有照片贴着,他觉得很无趣,这么幼稚的微博竟然也有数以万计的转发,这年头的人都想要搞事?
默默暗熄手机屏幕正想伏在课桌上打个盹,广播想起了刺耳的声音“外面疑似爆发病毒,请师生们做好防护措施跟着安保人员有序避难!”  难道真的确有其事?
孙翔看着同学们惊慌失措的表情,虽然觉得好笑却也提起了心,学校的演习从来不牵扯到警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网上说的都是真的?打个电话给家里问问? 家里的电话一直没人接,一种不祥的预感闪过……难道是出事了?
不管疏散人员的催促,孙翔直愣愣的站在路中间,地上的血腥味转眼间便吸引了无数“丧尸”模样的东西,一声枪响,丧尸便应声而倒。“酷”这个念头在孙翔脑中还未停留半秒就被无上的担忧给覆盖了……
我爸妈还好吗?他们在哪里?黄少天撤离了吗?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
他拨通了黄少天的电话,竟然接通了…
黄少天的一声“喂”,竟然让孙翔吃了一惊,阳光的“剑圣”(自封)竟然出了哭腔?到底发生了什么?
“喂?孙翔吗?我爸妈他们失踪了……”接着便是一阵又一阵冰冷的忙音,黄少天已然把电话挂了。
丧2

听他周围的声音并不像避难所里那么嘈杂,初步判定应该是外面。他那句话应该是他亲眼见到了吧?他可能正在自己的家附近。不管身边疏散人员不满的催促,他奔向黄少天家。这孩子怎么不去避难所?反倒往丧尸多的地方跑去?”疏散者A说。
“你管那么多干嘛!死小孩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他们硬要寻死谁管得着?刚刚也有一个这么傻叉,也好,他们走了就少人和我们抢资源了……”B应声道。
“倒也有几分道理,算了,我们还是赶紧撤离完毕准备出城,听说其他城市还是安全的,也不知道X城造了什么孽!”A加快疏散的速度。
整座X城仿佛一天之内陷入地狱。
孙翔找到黄少天,他正在喃喃的说着什么,眼神涣散的可怕。孙翔把手往黄少天眼前晃了晃,他还是怔怔得看着前方。
“喂,黄少天!你这个地方很危险知道吗?这里会有丧尸出现的!”孙翔看着木讷的黄少天忍不住大吼,“黄少天,清醒一点!你既然能活下来就不得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你已经是黄家最后的血脉了!”
“最后的血脉吗?……”黄少天顿了顿,口中的喃喃声弱了不少。
孙翔深知黄少天这个毛病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根治,也深知此地不宜久留,硬是要把他拉走,兜里的手机震动个不停。孙翔微博的提示震得他一脸懵逼,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发微博?!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打开手机确认。果然这个丧尸只出现在X城,其他城市的人毫无影响。不少人的冷眼旁观被孙翔一一略过,他满脑子只有“希望”二字。
虽然有176的男子此时被干劲满满的另一男子拖着走。黄少天的鞋跟被磨的难看,他突然大叫一声:“孙翔你个傻逼,这可是我新买的鞋!”孙翔若不是急着走,一定会停下来把他揍一顿,原来老子好说歹说对你的作用还没有鞋跟被磨坏大?
“醒过来了就快点走!我家的车库里的那辆车不知道被政府征用了没?要出城就只能看它了!”孙翔说道。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相信他,黄少天暗自想到,“爸妈,我会连着你们那份一起活下去的,不会让黄家最后的血脉毁在我手里!”
万幸的是车库里的车还安然无恙。孙翔松了口气,把藏在钥匙包里的车钥匙拿出来,18岁的生日礼没想到第一次被用竟然是这种时候。百感交集,但却没有时间感叹,他招呼黄少天到副座,插上车钥匙,正要发动就听见一个男声幽幽的传了出来……
丧3

一个男声幽幽的传了出来,还是在这种情况下,绕是平时胆子大得很的孙翔和黄少天也被吓了一跳。
“不会是丧尸吧?”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
“你们不要误会,我不是丧尸,我等你们很久了…”他的声音中听不出惊慌,甚至有种令人安心的镇定,“我叫喻文州,是少天隔壁班的学生。”
喻文州自报姓名并没有让两个放下戒备,“你说在这边等了我们很久是什么意思?”黄少天不禁问道,“我们又凭什么相信你?”
“先上车再说吧,这里不是很安全。”喻文州笑着说,“在车上我会给你们解答。”
见他们犹豫不决,喻文州补充道:“少天,其实我和你见过一面,那时候我们两个班之间有进行过辩论赛,你的垃圾话多到令人吃惊。”
孙翔想象着这幅画面不禁笑出了声,黄少天瞪了孙翔一眼,对喻文州说“上车吧,还有下次别叫我少天了,只有家人可以叫我少天,你叫起来,有点微妙…”
“好的少天,我会注意的”
喻文州和他们一起出发,向着其他城市前进,X城的风景并不差,他们却无心欣赏。黄少天的脸色并不好看,脸上写满了“我晕车了”的字样。喻文州也不好受。只有孙翔还是任性的飙着车。
“你,慢,慢一点,行不行?”黄少天忍住吐,说道
“不行,我们正在赶路呢,哪有时间停下来等你吐完,而且这个速度才配的上这个车!刺激!!!”孙翔一直油门踩到底,让车上的另外两人都有一种想打死他的冲动。
“额。。。孙翔同学?你的驾照是什么时候考出的,现在的政策不是要18周岁才能考吗?你才符合条件一个月吧!”喻文州忍不住问道。
“喻文州同学,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管我有没有驾照?我可是在赛车游戏里得分最高的,绝对没问题!”孙翔的蜜汁自信让两个想打他的冲动又盛了几分。
孙翔回忆起那款名叫《荣耀》的网游,里面的一叶知秋也是一往无前,切开黑暗,拯救了他们战队。如果不是突发丧尸,孙翔真想好好和他切磋一下。他忍不住把自己代入一叶知秋,“现在就靠我来拯救你们了!”
丧4

晕车的难受让黄少天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回忆不起来。直到看到后视镜内喻文州温和的笑容才有所印象。
“喂,你上车前说会解答我们的疑惑的。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那里等我们?”在这个时候黄少天倒是打起了精神。
“喻文州,至于为什么。。。我说出来你们也得信啊。”喻文州已经没有先前的不适感了,他适应的很快。
“别卖关子,你这人怎么废话比我还多啊。我好歹三句话里也有一句有用的,你看看你,三句话一点有用信息都没有,简称说了等于白说!”黄少有点不耐烦了。他对一上来就称呼他名字的人没什么太多好感。
“额……其实我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十天前我就知道最近要爆发丧尸病毒,也知道只有你们这辆车才能逃出去。所以我在三天前就找机会溜进来等你们了。”
喻文州一本正经的说着。却不知另外两个正憋笑的厉害。黄少天忍不住笑出声,孙翔没笑,肩膀却抖的厉害。
“果然不信。”喻文州暗暗想到。
因为这尴尬的事情一路上都没人聊天,偶尔还会给喻文州投去几个关怀的眼神。
“呵呵。”喻文州微笑着应对,弄得另外两个人都尴尬不已。
这条路这么平静,真好。
没有血迹斑斑,只有夕阳西照;没有残忍屠杀,只有唯美晚霞;没有蜂蛹吵闹,只有无尽的静谧。
黄少天回头看看飞驰而过的景色,一切是那么远又那么近,这就是他生存了十多年的城市啊。他不是一个过分恋旧的人,但是说真的断的干净那肯定是假的。
“喂,喻文州。你说的只有我们能逃出来是真的吗?避难所那么多人都…”黄少天问道。
“嗯。”一个单音节,此时却是如此的沉重。听不出感情的发音却让孙翔和黄少天无比的伤感,自己的父母果然……
“好好开车,别想那么多。”喻文州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温柔到让人觉得冷血。
是夜,三个落寞人在路上狂飙,疾驰而去的是他们曾经呆过将近二十年的城市,也是他们不能再依赖的噩梦。
丧5

周泽楷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军人世家注定周泽楷不能让他自由选择未来。他又生得一副好皮囊,则更是锦上添花。
如果光看他那张脸绝对不会把他和军人联系起来,也有人劝他不要浪费脸面的价值,这也是软实力的一部分。而他,拒绝了。
按正常少爷来讲不是纨绔就是桀骜,他倒是两样都不沾。他不讨厌他生在军人世家,若是一般家庭他也会去参军。不仅仅是对军人的向往,还有他天赋异禀。
他精通手枪,甚至达到了无人可以匹敌的地步。他的腼腆羞涩,他无与伦比的枪技让他的粉丝团已经超越了他祖上任意一个将军。枪王的名号似乎注定为他而生。
这是他入伍一来第一次拿到如此艰巨的任务。他不由得的吃惊,政府未免也太重用他了。他接到的任务是去守住X城不让X城的人逃脱,不管身上有无病毒,但凡看见,格杀勿论。
这个命令很残酷,但是身为军人他唯有执行。
周泽楷并没有想到这次的任务不仅仅是看中他的才华,还有一些始终想扳倒周家的人从中作梗。他们甚至期待周泽楷会在这次任务中丧生,以此来让周家一蹶不振。
周泽楷和一些科技研究人员一起在城口搭起临时研究所,研究灵武和抗病毒疫苗。
他们认为总有一天病毒会开始扩散,即使现在只能通过血液传播但不能保证将来会不会以气体为媒介,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若是真有这么一天,疫苗也失去效果,那么灵武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