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

丧11-15

丧11
甲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可控,疫苗所能坚持的时间越来越短。他知道他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趁着混乱的时候他逃了出去。
甲对鲜血的渴望特别严重,他迫切的希望有人能给他补给。一名路过的女士还以为他生了什么病,刚想想去看看什么情况,就被甲给咬伤。
路人看到这幕场景,以为遇到了疯子,等到他们显出了那副可怖的面容,他们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丧尸病毒也渐渐渗入到Y城,也许过不了几天,Y城也会变成下一座丧尸之城。
孙翔他们终于也到了Y城,几个小时的路程被他们生生拉长了一倍。孙翔暗骂喻文州要在这个时候停下来研究武器,喻文州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手中的法杖,黄少天抱着剑鞘沉沉的睡着。此时的他们并不知道Y城其实也…
到了Y城,临时组织的自救组织本该解散的。但是喻文州觉得自己还没研究出武器的奥秘,还不能和他们分开。黄少天耻笑他的脸皮厚的可以。喻文州也只是温柔的笑笑。
孙翔终于到了“安全地带”自然想享受一会儿这种无忧无虑的感觉。他并不知道他的身后已经有一只丧尸在垂涎他新鲜的血液…
“小心。”一个风衣男子射杀了那个蠢蠢欲动的丧尸,孙翔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突发状况。
Y城也有丧尸?孙翔懵了。
“你没事吧?”风衣男子关切地问。
“没事。谢谢…”孙翔抬头看清他的脸,这不是抛下他离开的周泽楷吗?自己还对他说了“谢谢”,他瞬间气不打一处来,“周泽楷?!”
“额…你是那个幸存者?”周泽楷问道。他竟然真的还活着?
看着他这种不确定的神情,孙翔又要忍不住发作,“小爷,我叫孙翔。”但他也没忘记正事儿,“这是什么情况?Y城怎么也?”
“有病毒携带者到这里了。”周泽楷说道。
迷之沉默在两人蔓延开来。直到远处的声音划开了这尴尬的气氛。
“孙翔你怎么回事儿浪的这么远?害我找老半天,你知不知道本剑圣的时间是很值钱的,你得赔偿我!”黄少天重重地拍了拍孙翔的背,笑嘻嘻地说。他抬头看到周泽楷脸色也变了,显然他对周泽楷的印象也不是很好。
他身后跟着喻文州,喻文州一路上一言不发,他就没注意到。
喻文州突然没头没尾的问道:“这里也要成为丧尸之城了吗?”
丧12
喻文州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他从很小就知道。
最初是没有的,喻文州也不太清楚是怎么来的。他依稀记得那天他梦到自己三天后要考试,结果三天后还真的考试。很奇怪。
偶然的事件多了自然也成了自然,他过不了多久就接受了这个设定。他的能力似乎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能发动。
他在丧尸围城后很少睡觉,他怕看到一些他不想看到的东西,结果被黄少天以为他擅长熬夜。不是不想睡,是不愿意睡。喻文州想反驳他,但却没有说出口。
而在Y城他长时间盯着法杖让他觉得用眼过度,睡一会儿吧,反正这里也不会梦到什么。
然而他梦到的竟然是Y城成了丧尸之城,而他们也会在这里全军覆没。
“你说什么呢?没睡醒?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你说什么丧气话呢?”黄少天想去摸喻文州额头,手却被他抓住。
“少天,我没开玩笑。三天后,丧尸遍布Y城,十天后我们都将死在这里。”喻文州的表情很不好看,黄少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种表情也不惊慌了神。
“黄少天,丧尸围城可能是真的,刚才就有一只…”孙翔抿嘴,没再说什么。
“额…先等等,如果你真的有所谓的‘预知能力’,那么上次你预言我们会顺利出城可没有说会遇到周泽楷他们的阻挠啊。我们还能相信你吗?”黄少天反而冷静下来。
“确实上次的预言并没有出现他,但是我们还是通过那辆车出了城不是吗?也许周泽楷是一个‘自变量’,但是这个‘自变量’并不能影响最后的结果…”喻文州平静地宣布。
孙翔听的云里雾里,周泽楷是完全不知所云。
周泽楷不打算再浪费时间,他还有任务没有完成,Y城的幸存者还在等待救援。
“周泽楷,你等一等。我说死亡的‘我们’也包括你。”
“……”完全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周泽楷内心说道。
“你最好还是和我们组队,我们是自救小组。”
没什么情感的转换,一直是平静如水的语调。
“不要。”我还没完成我的任务,哪有时间和你们过家家。
“没关系,你会回来的。”喻文州笑了笑。
“……………”莫名其妙。
                 丧13
Y城的景色相比X城毫不逊色,素有辉月之城的美称。月光是Y城的招牌也是它的路标。即使是血污遍地,月也洒下令人心安的月色。而喻文州则无心欣赏,研究这个武器还没有什么进展,日子就又过去了一天。时间原来这么快。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转身进屋。黄少天已经入睡。夜,很静;月光,更静。安静的月光倾洒在原本聒噪的黄少天身上,倒也让他染上丝丝静雅。每段感情都有一个狗血的开头。此刻的喻文州只想让时间静止。十七八岁的少年,与柔美的月光相得益彰。
他知道自己会与黄少天他们相遇,明明是不知道还能活多久的处境,他却觉得刺激又有趣,美好的事物,真想就这么保留下去。
喻文州想去触碰黄少天的脸颊,孙翔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了。喻文州只能作罢。真是可惜啊… 可惜?这种情绪的出现使他吃惊不已。
喻文州不愧是喻文州,能迅速调整自己的状态,又是眉眼含笑的去听孙翔的汇报。
孙翔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哪里都能见着周泽楷,就连闲逛也能遇着他。真是孽缘不浅。喻文州笑着听他抱怨,笑意似是重了几分。
离十天不过五天了。喻文州只能再加紧去灭神的研究。灭神全称灭神的诅咒,这个中二病满满的名字是黄少天给取的,喻文州倒是没有反对这个奇葩名。黄少天对“冰雨”爱不释手,“冰雨”似有魔力一般无时无刻不在吸引他。
今天轮到他和孙翔出去寻找物资。
再度拿起战矛“却邪”,孙翔的脑内涌起无尽的杀意。他原先拿起它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和黄少天,现在却一心只想屠杀。自己变成了一个陌生又恐怖的自己。
路上的丧尸都快被两人杀尽,他们也完全不满足于此。
杀意正浓,却闻枪响与人声。
“别用它们,危险。”
丧14
“别用它们,危险。”周泽楷的声音温和却不容拒绝。
但是杀红了眼的两人又怎会听劝?他们也不受控制的向周泽楷袭来。速度之快让一旁的江波涛暗暗吃惊。孙翔长矛破开弹雨一往无前,黄少天从旁策应滴水不漏,两人的配合简直天衣无缝。
这次周泽楷可有麻烦了。江波涛心想。但是他并不认为周泽楷会输,毕竟他可是周泽楷啊,是令人骄傲的存在啊,就凭这个就够了不是吗。
果不其然,原先还占着绝对上风的两人,体力渐渐不支。周泽楷可是受过军事化训练,体力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他看到一个突破点,转身一个手刀劈向孙翔后颈,接着就是一个膝袭赠给黄少天。一瞬间,孙翔和黄少天感觉意识又回来了,身体也精疲力尽的倒下。
“伪灵附身时竟然可以这么强,这还真是有点意思。小周,他的武器先缴下,免得起来又被伪灵控制。”
周泽楷一言不发的照做了。
“对了小周,你上次说他们的‘监护人’会预言?还说几天后这里将是第二个X城?”
周泽楷点点头。
最近确实发现丧尸的数量大有增长,也极有可能无人生还。喻文州所说也许不是空穴来风,但是几天前就能看出这些,不是分析力极强难道真如他所言有预知能力?
“额,可以把他们俩还给我了吗?”
喻文州的声音不大,却惊到江波涛。他怎么在这里?把伪灵的事情告诉他会不会让局势有所改变。
“呵呵,我找了他们很久了。”喻文州看着江波涛玩味的表情不禁苦笑道,难道不觉得现在很晚了吗?!出来找很奇怪吗?
周泽楷轻轻拍醒两人,他们俩还有点睡意朦胧。好像睡得还挺香,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喻文州皱了皱眉,接过他们俩。
“嗯…顺便也把他们的武器还过来…”见周泽楷并没有要将手中的战矛和剑交过来的意思,喻文州也有些怒意。
“呵呵,这些武器可不是一般的武器,要灵活的操纵它们没那么容易。它们是灵武,需要一些特殊的方式才能唤醒。”江波涛不紧不慢的说。周泽楷有种不妙的感觉。
丧15
“灵武里有灵,但灵有自己思想不愿意被控制,若是被认同他们就心悦诚服,变成‘真灵’,反之,就是’伪灵’,你们刚才也是被’伪灵’所控。”江波涛说的不接地气,众人都听的云里雾里。
“难道是进入武器的’里世界’和灵来一次亲密接触?哇,想想就好刺激,哈哈”黄少天想到几年前的动画也有这种设定,不禁浮想联翩。
“没那么复杂,灵这种东西很讲究’缘分’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简而言之就是用自己的血来唤醒,运气好就是你的,运气不好那就很难办了。”江波涛一本正经地说。
“哈?这么容易?”孙翔跃跃欲试。使用却邪一直没掌握要领,没想到竟然这么随便,他相信以他和却邪的羁绊这种事绝对是轻而易举。
“不,不容易。”一旁的周泽楷默默的插了句话,“会有丧尸。”
以丧尸对血的敏感度,这场仪式确实十分危险。失败了要面对丧尸,成功了还是得面对丧尸,真是百赔不赚的生意。但是看他们信誓旦旦的样子也不像是开无聊的玩笑,只能放手一搏了。
喻文州看黄少天坚定又好奇的眼神也没辙了,只能拿出灭神和他们一起疯。他们三个将各自的手指划出伤口,让血可以顺利流出来。鲜血引来远处躁动的丧尸群。周泽楷在帮忙拦截。
拿起灵武,孙翔迫不及待就把鲜血滴到却邪上。并没有他想象的金光闪闪的画面。其他两个人也没有。
被骗了。这是孙翔唯一的念头。毕竟与却邪无缘这种事怎么可能。
“喂,你是不是骗我啊,本剑圣的剑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你们这是第二次诳我们了。”黄少天脸色阴沉。
“嗯…你成功了…你现在的剑上有你的痕迹。”黄少天还没等江波涛说完就将剑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在剑身上有一条若有似无的血痕,孙翔也连忙确认。
“但是,你们三个里就只有你一个成功了…”江波涛的下一句让孙翔难以置信。
这简直不可能……孙翔忍不住多摸摸战矛,多让自己的血流到战矛上。伪灵又开始侵蚀他的头脑,他终究还是没能掌握它。
喻文州也失败了,但是没那么失控,这本来就有运气成分在,但是毕竟是少天亲自命名的,他也不想承认真的与它无缘。
丧尸越来越多,周泽楷那边需要支援。江波涛让黄少天和喻文州帮忙,他认为孙翔要先自我冷静。黄少天的打法也不那么杂乱无章,反而见缝插针,颇有机会主义者的风范。有了三人的帮忙,清理丧尸的效率也提高不少。很快就又是遍地横尸。
“咳,既然灵武已经认主那就是属于你的,法杖我相信以喻文州的自制力可以控制,至于这把战矛…不好意思,我们要回收。周泽楷,我们走吧。”
手里的战矛不承认自己?
孙翔有点震惊,他从未想过会是这样。脑内对于这把战矛的想象不停的在回放,像是无声的嘲笑。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此时的自己还配不上这把“却邪”。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