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

丧6-10


丧6
X城的避难所僧多粥少,食物很快便被分完。X城警察迫于名众压力只能出去寻找食物,可每次回来都是出去的比回来的多。剩下的警察一到必须出去的时候都推三阻四,没有人想死,大家都窝在避难所。避难所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人们最终还是爆发了,两个疯狂的人类相互殴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气势带动了其他人,避难所顿时血腥味四溢。
血腥味吸引到饥肠辘辘的丧尸群,无力抵抗的人类最终变成一具又一具的尸体。避难所瞬间变成了丧尸的巢穴……
听喻文州讲完这些,孙翔和黄少天冷汗直冒。他们如果实在太困就会让喻文州讲惊悚的故事。他的声音加上他讲述的故事会带来出人意料的效果。而这个故事的题材又和他们息息相关,这个故事真实的不像故事,有种让你身临其境的感觉。
这种恐惧感,在不久前他们都经历过。
这种日子已经过了多久了?没有人记得。手机的电量早已不足,车的油也已枯竭过。离X城的尽头越来越近,他们的眼中的希望之光又燃起来。
周泽楷在几天前就接到有不明车辆往这里疾驰的信息,终于有事儿可做了啊。周泽楷心里的兴奋不会写在脸上,他只会不住得摸着名叫“荒火”“碎霜”的双枪。
终于来了啊!
丧7
终于快要出城了!
黎明前的等待比以往更难熬,到达关口的那天,他们比以前更累。数天的逃亡让他们精疲力尽,连最有忍睡力的孙翔也想要陷入梦乡。再过一天,再过一天就能去美好的Y城了。渴望放松的他们降了不少速。一切又似乎变的和出现丧尸前一般美好。
一声枪响打破了此时的宁静。孙翔他大吃一惊,车也不住的打滑。被吓醒的黄少差点撞上挡风玻璃,“还好有安全带!卧槽,谁在背后放冷枪差点死人!”
周泽楷的狙击技术不应该这么差的,但是他从没见过车开的这么迷的。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到底会不会开车!他预判这辆车会向右,这辆车却并没有去往他预估的地方。打偏了。这不好交代啊。
在高地远观并不能听到车内骂娘的声音,他拿起枪准备来个一击爆头。车上的人竟然走下来了。在这丧尸出没的地方竟然正大光明的下车!如果他们身上有血腥味的话肯定直接成了丧尸的腹中之食。
“难道是练家子?也许能劝降也不一定”周泽楷的好奇升了起来,他并没有说出口这句话。他一向来服从命令,这次却鬼使神差的没扣动扳机。
他背起巴雷特狙击枪,向他们走去。
走到那里他才听清面前的男子在说什么。比他还高的男子在说一些幼稚的骂人词,见到背着枪的他直接挥拳过来。周泽楷不禁后悔没有执行命令
周泽楷才是真的练家子,他虽然背着巴雷特却一点也不妨碍他拔枪。孙翔一拳还没打到,冰冷的枪口就已经抵在他的额上。他还是一样恶狠狠的瞪着周泽楷。
“喂喂喂,这样一言不合就直接拔枪真的好吗?身上这么多枪你拍电影呢?滥用枪支我可以的告你的,等我们出了城你就等着被罢免吧。识相的话就把手里的枪放下!”坐在副座的黄少天虽然害怕他一枪崩了孙翔,却还是强装镇定的说。
“呵呵,少天说得对,这位怎么称呼?我们要不交个朋友。”一直沉默的喻文州说了一句。
“周泽楷。”只是报了个名字并没有下文。手上的握着的枪也没有移位置,他正要扣动扳机,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手机铃。
周泽楷保持着诡异的姿势听完了电话,挂断电话后便放下枪,“和我回研究所。”
丧8
周泽楷把他们带到研究所就直接去自己专属的射击场,他不允许自己再射偏。
“你们就是…额…幸存者?”江波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们三人,“我是这个地方的研究者江波涛,希望我们能合作一起解决丧尸病毒。”
“我们?怎么合作?”喻文州感觉很好奇。
“只是要你们配合一下,”江波涛满脸堆笑,“抽一下你们的血。”
江波涛并不知道那些人要血液样本干嘛,他只是听说过对对抗病毒有用。
研究所终于等到了实验的小白鼠,他们想抽取他们的血,然后对他们注射疫苗和丧尸病毒,如果他们对自己的血有了反应就说明实验失败,实验品也变成了丧尸,必须直接处理。这个实验危险系数很高而且毫无人道,所以这个实验在研究所里为超机密,只有个别核心成员才知道。江波涛只知道皮毛,周泽楷则是完全不知道。
孙翔他们虽然不明所以,还是配合的让他们抽血。喻文州有点怀疑却也配合。
“这些血液样本必须好好保存,万一打碎会吸引不计其数的丧尸,他们对血腥味可是很敏感的。”实验者甲对助手乙说。
助手乙很害怕,这些血样他接过去的时候手都是抖的,他接过前两支的还算幸运。到了第三支的时候,实验室突然窜出一只猫,助手乙受到惊吓,存着血液样本的试管掉到地上摔碎了。
“实验室里怎么会有猫?!”甲大发雷霆,“你还不快把这个血迹擦干净是想引丧尸吗?!”
“周泽楷养的……”乙不停的擦着血液,心里不停的诅咒着周泽楷,“要不是你有背景可以胡作非为,你早就被我们当成实验品了!”
然而丧尸对血液敏感度实在太高,即使被擦拭过依然能够察觉出来。
丧尸瞬间都围着整个实验室的玻璃,不甚恐怖。
甲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他拿出一直藏着的枪,子弹不是很多。乙已经吓得不行了,他从没见过这么多丧尸。消音枪弹无虚发,子弹也消耗殆尽。只剩一发了,而丧尸依然那么多。
最后一发他没有对着丧尸,而是对着他的助手乙。助手乙在临死之前还不敢相信甲竟然会向他开枪,嘴里的咒骂声还没有停,大脑就开始当机了。
甲本以为自己的死状会比乙更难看,没想到一向来像疯狗一样的丧尸群竟然自己退开了。
甲已经顾不了细想,他只能趁这个时候逃走。
丧9
甲并没有注意到他刚刚不小心被乙的指甲划伤。他赶紧给自己注射正在研究中的疫苗。虽然乙不是丧尸,但是难保丧尸病毒通过这个伤口感染他。
研究组织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若是他们其中有人可能被丧尸感染就直接开枪自尽,以免祸害他人。甲不想死也没有子弹,他只能注射疫苗。人在生死关头还是可以激发潜能的,他撤离的相当迅速。
“看来我才是小白鼠啊。”逃出生天的甲不禁自嘲道。
实验室不是特别偏僻,救人的人也在此时赶到。周泽楷的子弹弹无虚发,其他研究人员也能打中不少,在浪费不少弹药之后终于把丧尸群处理干净了。
他们要求解释甲这里的状况。甲只能甩锅给乙,说他想致自己于死地,故意把血液样本打碎吸引丧尸,最后聪明反被聪明误死于丧尸口中。江波涛觉得他有点奇怪,但他没有说出来。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还是赶紧撤离。X城的丧尸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不知是谁说了一句,群众纷纷响应,谁都不想再呆在这个鬼地方。
“救下来的人怎么办?”周泽楷问道。
“我们车的空间没那么多,没法带他们了。”不是特别典型的借口。
见周泽楷犹豫不决,江波涛说道:“小周,现在情况紧急,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有丧尸入侵,我们必须撤退了。至于他们,我们也没有办法……这里留给他们三把未完成的灵武他们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们自己了。”江波涛也不想抛下三个活人自己跑路,但是看其他人一脸坚决的样子也只能这样了。他很难过他们那副事不关已的样子,所以他才没法成为研究所高层。也只有周泽楷和他的心思最接近。
周泽楷还想说什么就被江波涛塞车里了,江波涛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他们几个,不过我相信他们能活下来。至少愿意这么相信。”周泽楷笑了笑,其实他没猜全,他还想知道自己的猫哪去了。
孙翔他们三个在隔音很好的“贵宾室”等着,等到茶都凉了也没有后文。他们三个终于坐不住了出去看了看,哪还有什么人啊,真应了那“人走茶凉”啊。
丧10
实验室里的血液已经凝固,刚刚“诈死”的部分丧尸又被这诱人的气味所吸引。
此时的丧尸聚集在实验室还没注意到他们。
喻文州提议他们先去最近的房间避一避,他们也只有这个办法可循。谁知道一进去他们仨就傻眼了,玲琅满目的兵器。
“这些人是地下军火商吗,怎么这么多武器?”黄少忍不住吐槽。
“你傻啊,他们是军人能不有军武吗?不过这个数量确实…”孙翔也说服不了自己。
“看来现在只能用这些了,不知道这个法杖能有什么用。”喻文州对一个法杖外形的很好奇。
“剑圣”黄少天果不其然选了一把锋利的剑。孙翔则是选择了矛,不为别的,游戏里的一叶之秋用的是这个。
“如果能出去不如我们给它们取个名字如何?”虽然不抱什么期望,孙翔还是提议说。
没有试过的武器,不知道能将它们的实力发挥到何种地步,只能硬上了。
奇怪的是摸上这些武器,他们就感觉自己被附身了,喻文州并不知道这个法杖的正确用法,但是口中却念出像是咒文的词。黄少天他们两个没有一开始的一开始乱比划的,可以渐渐使出招式。至于威力则是需要实践一下。
他们几个走出那个武器库,黄少天的剑就带动他,给他们生生的斩出一条血路。路既然已开黄少天自然是想直接离开。手上的剑却是嗜血的种,他依然砍向另外的丧尸,明明有机会却把握不到让黄少天很是难受。其他两人也是相似的情况,非要把面前的丧尸屠杀殆尽才可。
终于把面前的丧尸清干净了,他们的身体使用权终于又回来了。他们没时间再思考现下的状况,先按照原计划离开X城再说。还好丧尸对车并没有多大兴趣。
本来就是关口出发的,周泽楷他们用了不过几个小时就到达X城的邻居Y城。
甲注射的疫苗果然还是未完成品,他此刻感觉到自己无比渴求血液,但是不能在他们面前变丧尸那可真是死无丧身之地。他主动请缨去找新的实验品。明明连实验室都没有重建找什么实验品?其他人也很奇怪,但是还是让他去了,毕竟有人主动挑烂摊子还是很受人欢迎的。
甲其实想给自己注射第二剂的,撤离的时候他趁机多保留了一些。注射疫苗后,想吸血的欲望淡了不少。他深吸一口气,还好早有准备,他乱逛十几分钟然后再回去。
他的无收获也没人吃惊,谁也不认为一个平常只窝在实验室的人成功“诱拐”到任何人。
甲真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蒙混过去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