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

丧17

 
周泽楷知道他必须先找一个能够安定的地方,他跳窗的时候身上有划伤,血腥味会引起丧尸的暴动,不找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可能今晚就得了结在这里。现在还是正午,视线还没受到影响,身边也还没有出现丧尸,他觉得自己还算幸运,但是必须抓紧时间。
他忽然想起那个总是面带微笑的怪人的那句话,“你会回来的。”他打了冷颤,你会回来的,难道就是指现在,难道他真的有预知能力?
虽然很不想相信这个猜想,但是还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先找到他们再说。就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他觉得他们躲藏的地方应该和上次初遇的时候相距不远。他凭着记忆找到了一个平凡的房子。“
你回来了。”喻文州的声音打断了周泽楷的思绪。
“嗯。”周泽楷平静的答道。
……
短暂的一阵沉默,“进来吧。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其实喻文州以为是孙翔他没啥兴致然后中途返回了,他都没料到周泽楷会来。
他果然是变量。喻文州心想。
周泽楷则是佩服这个人的预知力和洞察力。看来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啊。他心想。
喻文州不难发现他带着伤,简单的包扎了之后,两人便开启了互不干扰的模式,尴尬的气氛蔓延开来。
周泽楷趁着这个时候观察了这个地方。不算是特别的地理位置,不算是易守难攻型,丧尸一多这里就是他们的坟地。这里为数不多的优点也就能够欣赏到月景吧。
“这里,不是很好。”周泽楷皱了皱眉。
“嗯,不过这里是观月的好去处。如果来到辉月之城却不能一览月景,实乃一大憾事。”喻文州一本正经的说着像是只有黄少天才会说的话。
危在旦夕还有心情凭栏望月?这种奢侈的浪漫还是省省吧。
门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有人?周泽楷不禁警觉了起来,条件反射的握住了他的佩枪。
“我靠。最近食物消耗的真的快,昨天还有不少呢,今天就没了。打劫的这么彻底,不会是还有其他人活着吧?”
原来是黄少天,周泽楷把扳机又抠了回去。
“在这个状态下活着可真是煎熬啊。不过要是他愿意投奔翔哥我,我还是可以勉强让他当个跟班的。”孙翔今天的“练级”任务没完成,还挺懊恼的。他一看到周泽楷,脸上刚挤出来的笑容瞬间就没了,“他怎么在这儿?”
周泽楷没回答他。
孙翔刚想教训教训周泽楷,喻文州就咳嗽了两声制止了他,说道:“这是我们未来的盟友。”
盟友?还是未来的?这都什么和什么呀。
黄少天也不懂喻文州的意思。
喻文州没有解释,接着说:“至于这个‘未来’到底有多久,就得看你表现了。”
不明所以,一脸懵逼。
孙翔嘴角抽了抽,“和我能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他什么人哪有决定权。”
沉默已久的黄少天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虽然不知道周泽楷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要是想加入我们那当然和你有关系了,我们里最不待见他的就是你了,如果你都同意了,那还有啥子好说的。我和喻文州绝对百分百同意,是吧?”黄少天还顺带给喻文州挑了个眉。
喻文州不知道是要佩服黄少天见机插话的能力还是惊叹他们之间那无比的默契。

评论(1)

热度(15)